北京永泰和
  
     新闻动态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达克罗产品将在两三年内被取代

 

     现在,锌铬涂层(达克罗)还被我国的一些人称为当今世界表面处理的高新技术,是什么国际表面处理行业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革命性产品。听起来不禁让人哑然失笑,如果在10年前称锌铬涂层(达克罗)为革命性的高新技术,也许还能唬些人,但今天的锌铬涂层(达克罗)不仅早已褪下了高新技术的光环,而且,它很可能在两三年内寿终正寝。因此,是到了让锌铬涂层(达克乐)走下神坛的时候了。

    锌铬涂层(达克罗)问世已经50年了,它今天如果还能被称为高新技术,在当今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那一定是空前绝后的奇迹。但事实并非如此,从20世纪50年代问世,锌铬涂层(达克罗)作为美国军方专利被保密了整整20年;20世纪70年代,锌铬涂层(达克罗)解密后开始转入民用,最初是由美国、法国和日本的三家公司分享这一技术,不久日本成为这一技术的惟一持有者。如果它真是前途无量的高新技术,为什么对技术十分重视的美国和法国会如此轻易地放弃呢?它的答案可以在我国找到线索。

    我国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从日本引进了这一技术。按理说,作为技术的源头,日本的锌铬涂层(达克罗)工艺技术在我国应该是技高一筹、无人能比的,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日本的锌铬涂层(达克罗)工艺技术在我国仅处在中上水平,我国自己研制的锌铬涂层产品不少都达到甚至超过了日本。谁都知道,我国的开发能力是无法与日本相比的,为什么在这里会轻而易举地超过日本呢?答案只有一个,日本根本就没有费力气提高锌铬涂层(达克罗)的性能水平。这就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对锌铬涂层(达克罗)这个所谓的高新技术,美国、法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而日本则在其开发研究上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一个合理的解释是,锌铬涂层(达克罗)早就被美国、法国和日本确定为没有研究开发的价值了,日本之所以还没有舍弃它,只是因为希望能从它身上获取更多的剩余价值;也就是说,在工业发达国家,锌铬涂层(达克罗)已经是一个失去了生命力的产品,没有再挖掘的价值了。说它是高新技术实在是我国一些企业的故步自封、自吹自擂罢了。

    锌铬涂层(达克罗)之所以没有研究开发价值了,是因为它离不开铬。而铬污染问题,正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在世界日益严格的环保法规中,锌铬涂层(达克罗)正在逐渐被从各个应用领域中淘汰出去。在汽车防腐领域已经开始了这一淘汰进程,欧洲2000/53/EG中规定,从2003年7月1日起,在欧洲生产和销售的每辆汽车上的防腐涂层中,六价铬的含量不得超过2克,宝马、福特、大众、通用、沃尔沃等汽车公司也都相应制订和执行了无铬涂层的技术标准。随之而来的是电子电器领域,2003年2月13日,欧盟官方公报公布了《废旧电气电子电器(WEEE)》指令(2002/96/EC)和《电气电子设备中限制使用某些有害物质》(RoHS)指令(2002/95/EC),从2006年7月1日起在电器的金属防腐蚀涂层中禁止使用六价铬。目前,发达国家都已严格禁止在本土进行锌铬涂层(达克罗)的生产和涂覆加工;有些非用锌铬涂层(达克罗)处理不可的零部件,也都移到我国等一些控制污染还不严格的国家进行加工处理,然后再进口。在这一趋势面前,我国也正在加快锌铬涂层(达克罗)的限制步伐,据悉,最近,我国政府基本确定了《电子信息产品污染防治管理办法》的内容,其中明确规定,从2006年7月1日起,在我国境内销售的所有电子信息产品都不得含有包括六价铬等在内的有毒有害物质。由此看来,锌铬涂层(达克罗)的丧钟已经敲响,它只有两三年的寿命了。

    在这一大趋势下,我国当今形成的盲目的锌铬涂层(达克罗)开发热潮实在不合时宜。许多企业、许多科研部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锌铬涂层(达克罗)的研究,这不仅仅是财物上的浪费,而且更主要的是我们可能因此丢掉宝贵的时间和机遇。

    据统计,我国目前已有100余条左右的锌铬涂层(达克罗)涂覆加工线。在锌铬涂层(达克罗)寿终正寝后,它们还没有失去应用价值,还可以用来涂覆加工锌铬涂层(达克罗)的替代技术——无铬锌铝涂层。这对我国的无铬进程创造了必要的产业基础。可以预计,具有生命力的高新技术——无铬锌铝涂层的兴起,会比锌铬涂层(达克罗)的消亡还要来得迅速。